羊城晚報記者 張璐瑤 通訊員 曾祥龍 陳立雄 吳木榮
  在廣州3萬多名民警中,便衣民警是一種特殊的力量,他們很少著警服,常常湮沒於人群中,做著鮮為人知的“抓壞蛋”的事。
  鄔松君就是這支2000多人的便衣隊伍中的一員。9月12日,他剛入選公安部與中央電視臺聯合舉辦的第五屆“我最喜愛的人民警察”首批候選名單。
  鄔松君經歷過的事,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回頭數數,數量竟也驚人。從1999年7月從警以來,他先後參與破獲各類案件1656多宗,抓獲嫌疑人1560多人。此後的15年裡,為“抓壞蛋”,他爬過下水道,滾過泥塘,扮過搭客仔、清潔工,還曾帶著女友作為掩護……
  壹
  聞聲一撲,擒獲雙槍凶犯
  今年38歲的鄔松君,來自廣東興寧農村。小時候的鄔松君和許多男孩一樣,夢想著有一天能成為英雄,而對於小松君來說,英雄就是“當警察,抓壞蛋”。高考填志願時,鄔松君的志願表從上到下填的都是公安、警察學校。同學們都笑他傻,“沒有人會這樣填志願的。”直到現在,還有老同學笑他“傻傻的”,“竟然真幹了這麼多年警察”。
  當警察後不到半個月,鄔松君就與身負7條人命的“番禺祈福新邨七命案”主犯蘇桂標不期而遇。
  那是1999年8月8日晚,潛逃的蘇桂標腰間彆著一支槍,胸前藏著另一支槍,乘出租車經過珠江隧道。鄔松君例行攔車檢查,蘇桂標坐在後排,隨手拿出一張證件,上面印有某政府字樣,笑呵呵地說:“兄弟,自己人,不用查了。”
  拿到證件一看,鄔松君發現有問題,證件是假的,便叫對方下車接受檢查。男子手提兩個塑料袋下車了,鄔松君和隊友們準備搜身,一隊友觸到了男子腰間的異樣,叫了一聲:“有槍!”鄔松君馬上撲上去,死死抱住男子雙手,讓他動彈不得。後經搜查,查獲已上膛手槍2支、衝鋒槍1支、子彈130多發、毒品50克、人民幣3萬元。
  這時,鄔松君才知道,剛剛與自己面對面的人,正是“祈福新邨7命案”主犯蘇桂標。
  那一次經歷,鄔松君至今回想仍後怕,他怕才當了十幾天警察就要告別這個崗位。
  貳
  勇鬥車賊,留下一身傷疤
  在廣州,提起曾經的“飛車黨”,幾乎人人都能說出一段慘痛的故事。而鄔松君和隊友們跟“飛車黨”鬥智鬥勇鬥了十多年。
  有一次抓賊,鄔松君追賊追到一個小巷子里,賊在前面跑,他在後面追,小巷子里雜物遍佈,他跑得快,突然摔倒了,一根晾衣服的電線勒住了他的額頭,“砰”的一聲,巨大的彈力把他重重摔在地上,他當場暈倒。沒多會,他醒了,從地上爬起來,又繼續追……
  說起抓賊,鄔松君滿是驕傲。“我們單位很多人跑不過我。”他咧嘴一笑,“我經常鍛煉,不敢發胖,胖了就跑不動了,沒法抓賊了。”
  鄔松君身上有13處傷疤,不是特別慘痛的故事,說起來卻讓人覺得心酸,有些事,他幾乎每天都要面對。
  2010年5月,為了抓一個飛車賊,他連續10天,從晚上零時開始打伏擊,一直到早上8時,接連蹲了10天,他和隊友們的生物鐘都因此亂了套,飛車賊還是沒出現。
  最後一天早上8時多,鄔松君下班回家,在家附近的路上,他看到了一個搭客仔,這個人很像他們等了10天的飛車賊。“我怕他又跑了。”鄔松君告訴記者。他乾脆坐上這個“搭客仔”的摩托車。
  上車後,他給同事打了個電話,用暗語暗示對方快來接應。半路上,嫌疑人開始懷疑起來,強烈讓他下車。鄔松君只好亮明身份,說:“警察查車。”對方突然掏出500元錢塞給他“喝茶”,就想逃跑。鄔松君沒理會這一招,緊緊拉住他。誰知道對方是個“練家子”,一時未能制服,鄔松君只好儘量拖住他。“他卡住我的脖子,我就使勁用腳把他卡住,兩個人就在地上滾打。”
  熬了一個通宵的鄔松君最終體力不支,嫌疑人掙脫了,並轉身從摩托車上拿出一個一尺多長的大鐵鎚,徑直朝鄔松君砸過來。一鎚子落在腿上,鄔松君的腿上便又多了一個坑狀的疤……
  叄
  播撒愛心,幫扶失足少年
  鄔松君是個樂天派。工作自是難以分身,他還是有時間管許多閑事,且不覺得累。
  他愛交朋友,在他常常蹲守伏擊的路段,幾乎所有人都跟他很熟。伏擊時,他也會到士多店買瓶水喝,逗旁邊照相館老闆的兒子玩,就這樣認識了一名四五歲的小朋友。
  幾年後,小朋友上了初中,鄔松君的愛人是一名英語老師,常常過來幫忙輔導孩子功課。今年,這孩子參加高考,614分的成績高出廣東重點本科線54分,剛查到成績的那一刻就給鄔松君打了電話報喜,鄔松君也是喜笑顏開。
  鄔松君還幫助過另一個孩子,也是差不多的年紀,故事卻截然不同。鄔松君不太願意多說,一是謙虛,二是怕影響這孩子的生活。
  2008年,鄔松君和隊友們抓了一個飛車搶奪團夥,其中有個飛車賊,當時只有14歲。鄔松君格外關註這個孩子,他覺得這個年齡犯罪很可惜。後來他打聽到,這孩子家境也不好,父母在外打工,只有這一個兒子,卻整日跟一幫“爛仔”混在一起,連學也不上。
  案子了結後,這個孩子去了“少管所”,鄔松君就常常賣東西去看他,開導他,讓少管所的民警多多關註這個孩子。“他很開心,說有人關心他,沒有忘了他。”鄔松君回憶說。管教期滿後,鄔松君又幫他找了一份醫院護工的工作。
  “現在他很有禮貌了,也樂於助人”鄔松君一說起這孩子就很開心。
  肆
  最喜歡聽兩個字:“好嘢”
  一直以來,鄔松君覺得當警察很“有癮”。“天註定要乾這行。”他不知道該怎麼表達,“有人笑我,說我一天不幹活,心裡就不舒服。這話說到我心坎里了。”
  鄔松君總是給人一副樂呵呵、精力充沛的模樣,他喜歡回憶抓過多少壞蛋、破過多少案,喜歡跟他在“民間”的朋友聊天,這些人很多都是搭客仔或者路邊小販。
  他最喜歡聽兩個字:“好嘢!”每次抓完壞蛋後,都會有圍觀群眾向他豎起大拇指,叫一聲:“好嘢!”那是他一生中最榮耀的時刻。
  他也有很多不願提及的事:比如當著母親、兄長的面被別人羞辱、冤屈,比如他不放心帶家人去大排檔吃飯,怕家人遭打擊報複……
  2014年春節,鄔松君在荔灣花市執勤,為了一家人能團聚,他的兒子、妻子悄悄來到花市,陪他執勤。這一幕被媒體發現並報道。而很多人或許並不知道,他在同樣的地方、同樣的場合,還經歷過不解和難堪。
  “有一年,我母親和兄長都來廣州陪我們過春節,我卻在花市執勤。有些人對我們工作不理解,就用很難聽的話罵,我好幾年初一都被人罵過。”
  鄔松君曾說,他最怕接到兩個電話,一個是妻子問“什麼時候下班”;一個是老師問“什麼時候來接孩子”。兒子最常說的話就是:“爸爸說話不算數,媽咪說的都是真的,爸爸都是騙人的。”
  現在想想,他也覺得挺難過。“從兒子半歲開始到7歲,我老婆就開始帶高三,每天早出晚歸,兒子在幼兒園,經常是最後一個被接走的。每次我去接他,他都在哭:‘大家都走了,我總是最後一個,你不是說要早點來接我嗎?’”他說,“想想也挺心酸的,大冬天、下雨天,孩子都是一個人在幼兒園,也沒有人給他送傘。”
  很多人說他:“你那麼拼乾什麼?”
  鄔松君說:“我要讓人家看得起這個隊伍。”
  張璐瑤、曾祥龍、陳立雄、吳木榮  (原標題:街坊一聲“好嘢”是他最大榮耀)
創作者介紹

狗仔隊

dn15dnuor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